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

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

心理治療 II


姿勢決定妳是誰


我教妳一招,來!焦慮的時候,把臉埋進冰水臉盆裡,啟動Diving reflex(潛水反射)。它可以瞬間壓制過於緊張的交感神經系統,讓妳沉靜下來。沒有冰水時,用冰敷袋冰敷額頭、臉頰,也有一定作用。我的治療師邊跟我說,邊拿出幾罐精油;邊遞給我,邊觀察我。

 妳有沒有發現,當妳敘述妳悲傷或壓力的經過時,整個人會蜷縮起來向妳的左側偏?!我推薦妳這週的功課,我們來看Amy Cuddy的書籍姿勢決定妳是誰Ted演講:


這本書的主旨在闡述,我們平時的動作會影響我們的表現,所以這位哈佛心理學家建議,當我們面臨重要場合前: 1.      提前到場,不要低頭看手機,站起身來,信步逛逛,把場子轉化為自己的主場
2.      平時就練習開放性的姿態,亞洲教育裡總教導女性動作優雅不要太大,但書中陳述,為人就該昂首闊步抬頭挺胸,坐沒坐相,通通自在當自己家一樣;在任何空間裡,都盡量佔據最大的空間,藉由行動延伸我們的想法和信念。
3.      每天在腦海裡,或起床兩分鐘,練習神力女超人站姿,熟悉這個迎向世界的驕傲姿勢。


於是我開始練習這些動作細節,直到釋放自己某個部份的感覺;我這個容易受心靈暗示的人吶……就在練習的半個月之間,有天起床,突然甩甩頭覺得:媽的!姊就是一時失意喪志,怎就給人騎到了頭上吶!!!


我小時候很愛的She-Ra

關於新皮質層和情緒腦、爬蟲腦的解離

我決定離開我老闆,但當真要離開時,怎麼又有份深切的哀傷。我悠悠地說。 因為,決定離開的是新皮質層,而感覺哀傷的是情緒腦啊!他們此時接軌了。

我們的腦袋啊……治療師握拳,比出了一個簡單的腦袋模型,最上方手背的部分是新皮質層,是理性思考的部分;我覺得醫護人員有時候太過強調理性、太壓抑中腦情緒的部分,但這是不健康的,我之前的老師教我看一本書~Dying to be me(死過一次才學會愛),它提到作者在癌症瀕死經驗回到人世後,以重新看待自己的眼光重生。

不要對自己有太多批判,要接納自己,完整的自己,向海洋接納所有的河流一樣

我記得,我第一次走進這裡的時候,妳要我環抱住自己、啟動副交感神經,我那時候超不想環抱自己,因為那時候好討厭自己。討厭自己保護不了自己的那份懦弱、討厭自己經不起情緒勒索、討厭自己像驚弓之鳥一樣閃躲……

 是啊!那是因為,妳一直叫妳的新皮質層批判妳的情緒。那是衝突的、不必要的。

一個Amy建議的、盡量擴張身體耍帥看書的姿勢

關於人性是否如此不堪的問題

我老闆這五年來,每個月都扣下我部份工資,累積到一筆不小的數字,我想在這一次,請他還給我;但我其實不願意看到他推託或不給我、不想再看到他的為人如我意料中的不堪;然後,也不想看到最後非得讓律師出面、幫我追討的緊張局面。我希望律師替我主持公道,又不希望律師主持公道時讓我老闆難堪,但這有衝突,不是嗎?”

治療師思考半晌,淡淡地說。
這不是誰讓誰難堪的問題,這是策略的問題。妳的老闆,有自己自我保護的策略,希望從妳這邊提取最大利益;而妳的律師,有保護妳的策略,希望從妳老闆那邊要回屬於妳的最大利益。這是誰的策略能取勝的問題,無關人情。

 
妳的醫糾調解也是一樣的。妳說,妳擔心調解時家屬的態度或想法,但那不是態度或想法的問題,那也是策略的問題。這件憾事發生了,對方律師一定會盡最大努力,希望從妳這邊得到最大補償,無論心理或金錢上;而妳的律師,基於妳沒有疏失的基礎,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,希望能為妳做各方面的防守。所以,這都是律師策略問題,無關人性,無關人情。
 
抽離了對人性的質疑和焦慮,我突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
人類圖

 
“我還不確定,未來,怎樣的選擇適合我。”
 
“來做個有趣的人類圖測驗吧!來~~我看喔!!噢!妳是生產者!!!”
 
人類圖是個有趣的生日占卜,老實說我對這種是半信半疑(覺得唬爛XD),不過我多少知道,這是我治療師的小計謀。
 
“來~我看。妳適合在一個有方向的老闆底下做執行者,是個好的CEO喔~”治療師笑著說,”所以我聽了妳的想法,覺得,妳心中或許有選擇了。不要想著害怕做不起來,要想著,怎麼把它做起來。”
 
啊?CEO?怎麼不是總裁~~不過,關於選擇,就是之後的故事了。
*不過我們家小諾和牙姊都是顯示者(領袖),我和Linna都是生產者;ㄟ?怎麼我不意外……
 
妳和妳前老闆的關係,比較像是孩子對長輩;而今,這個事件讓妳長大了,現在妳是成人了。用成人的姿態,去和新的領導者建立新的關係吧!”
 !!我知道了!!策略歸策略,站了起來,我要好好成為一個整合情緒的成人,把該情緒的好好還給情緒,不要擔憂受傷害。我信心滿滿,卻下意識地在收拾東西起身時,冷不防自言自語一句,超煩的!怎麼那麼容易受傷害!是有多弱啦!”
~~~~~~~”      
~~~~~~~”
我突然和治療師一起抬起頭大笑了出來。
 !我的新皮質又在打我的情緒區了!!!呃啊~~~”
哈哈哈哈哈~~~妳真的好妙喔!”被自己的治療師說很妙,不知道是不是該開心還是該吃藥(?)
 我說妳啊~別再讓以為自己就是老大的新皮質作威作福啊! 心情不好,就把它打一打打回來吧!
我就是我,堅強的、脆弱的,理性的、感性的……

都值得我,真心相待。

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

20180326 魔戒

這天早上,因為牙穿衣褲動作自動又快速,為了給她獎勵,我決定帶她來個上學前小探險。先帶她去誠品前的公車站牌看公車,之後,在誠品前的階梯旁坐了下來,給她講,魔戒的故事。
"從前從前,有個魔王打造了一枚,會讓人變得很強大、有魔法的戒指;不過得到它的人,都會因為對它的執念太強,而受到它影響,最後變成怪物。
有個勇敢的小哈比人撿到了這枚戒指,他決定,要把戒指送到末日火山去毀掉,在一路上,他遇到了精靈族、矮人族、樹巨人....大家都幫他一起完成這個偉大的任務。"
"為什麼說魔戒會很可怕呢?"牙牙問。
"因為啊!如果你好執著,一直看著它、一直很想要它,整天都守著它,最後,它就會讓你甚麼都不要,甚麼都不想,甚麼都不學,最後最後,你就會變成恐怖的怪物咕嚕。小哈比人就看過有個阿伯變成咕嚕。"

怎麼會講到魔戒呢?

我昨晚大夢初醒地了解,為什麼這些日子以來,和老闆交談時會有不寒而慄的感覺。 以前聽人說,金錢是魔戒,十多年前,我當真是見證過某位外科大老那種咕嚕一樣、對名利充滿執念的眼神。而今,在老闆眼底,我是第二次見證。
"所以,我們可以使用金錢,錢很好,但不能只看著錢,會變成咕嚕一樣的怪物的。"
"麻.....我看過妳差點變咕嚕ㄟ.....看起來很兇、很可怕哦。"牙突然抬頭,冷不防放我一箭。
"麻~妳要把它(魔戒)放回火山嗎?我陪妳,我可以陪妳去。"
 
唉....是怎樣。
我常覺得,老天給我個伶俐女兒,是來對我傳神諭的。
 
 
 
 金錢是魔戒,我不只一回,親眼看見爲了擁有它而變成咕嚕的人。  但幸好,我們都能是勇敢的哈比人,在將它送回末日火山的人生旅程中,得到繽紛的回憶、值得信賴的夥伴、對自我的認知和成長。

我想,這才是屬於它的祝福和力量。

然後....
題外話,和牙姊聊完,我們倆都心好癢、好想去紐西蘭看哈比邨和末日火山。

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

20180301 滿樹櫻花

經歷一場驟雨,一席陽光。
然後,你看,

滿樹櫻花開了。
人生啊,總要經歷些風霜,才能在絕望中看見希望,見證自己有多堅強。

20180127 徹底切割


這是個,看似平常的週六。

“這看起來,會一審、二審、三審跑下去了,如果道義補償或法院判賠,基於我們平常抽成的比例,請您跟我按抽成比例分擔。我需要這一點支持,讓我擁有繼續在這裡跟您奮鬥的力量和信念。”

媒體曝光了,診所被包圍了,警局作筆錄了,這些我都能承受,但讓我最擔憂的,莫過於,老闆想撇清我的態度,充滿疑慮之虞,我寫了封簡短的信,溝通老闆與我之間認知的差距。
 
"這件事,本來就是妳自己的事情。"
"我已經幫妳很多了妳還不知感激。我那天還在急診待了四五個小時沒上廁所幫妳!"
*老闆啊……事後看對話紀錄,妳也只比我多待了四十分鐘,讓我回去把門診看完啊!我不是不感謝妳願意替我頂一下,但沒必要為了邀功誇飾成這樣吧……

"妳這樣不成熟,以後CPR的時候沒人要去幫妳。"
"當初辦聯合診所就是,妳自己診所支線發生的事情,妳是負責醫師,妳就是老闆,律師費和所有的費用本來就都是妳自己付,不要那麼不成熟"
平常拿妳抽成是為了替妳做行銷,出事本來就該妳自己承擔。
"我要樹立典範,我如果幫妳付,以後其他醫師出事我不是每個都要幫忙付?"

老闆睜著她的大眼睛,面不改色,大義凜然。
我聽了,不可置信,僵坐原地。

天啊.....這個沒有肩膀推卸責人至極的人,這幾年竟然還自稱是我老闆啊........ 

時間回到案發隔日,診所律師第一時間出現時,我以為他是為了捍衛診所名聲而來,然而第一張帳單來時,老闆當著我的面,叫律師祕書拿給我簽收。

這不是診所的事嗎?診所不是你的嗎?為什麼都叫我一個人付?
後來來了第二張、第三張帳單,事發兩週內我就付了15萬。
律師費全都叫我付?所以,難道之後的費用通通叫我一個人承擔嗎?

是啊!和家屬的聯絡電話叫我自己打,叫我不要打擾診所任何人幫我忙;叫我去病人頭七但叫我自己和小姐去,不然叫我老公陪我去,因為老闆說她的老公陪去會很委屈,但老闆的老公不是診所名義上的獨資擁有者嗎?再者,這跟我老公有甚麼關係?

賺錢時事姊妹,出事我就是老闆,這下就該我全權負責了?

“妳.....就這麼一點點都不願跟我一起分擔?妳如果就決定切割我、拋下我,那妳乾脆解雇我好了。”我含著眼淚邊說,實在氣不過。
學姊,請妳解雇我。

 妳不知道跟妳的老闆說要她解雇妳是甚麼意思嗎?”老闆盛氣凌人,是啊.....這時候,她又是老闆了。
我們找妳來做聯合診所不是為了錢,是為了一個夢想。
出事的時候,就該妳自己一個人承擔自己付,妳付得起啦!”

老闆啊……只有我覺得妳言詞前後不一沒有邏輯嗎?我不能接受。

好,就依妳說的,說診所律師是來幫我的好了。
讓我最疑惑的是,為什麼每次開會,老闆的老公都要來,又幾乎每次開會都遲到,讓律師和我等著他姍姍來遲。雖然我知道老闆的老公和診所律師是高中同學,但身為當事人,老闆的老公來監督我和診所律師開會,而律師費都是我付,這怎麼想,怎麼不舒服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診所有意全然切割我或拋下我,診所律師到底是站在保護我的立場,還是站在幫助診所切割我的立場?
也就是說,診所的委任律師,拿了我付的律師費,但幫助診所老闆成功切割我?

"用診所律師不對,這利益上有衝突啊!"好友小螢點醒了我,是啊!這怎麼想都不對。尤其當老闆與我利益衝突時。

 不行,我要換律師。
我要找,能專心捍衛我的團隊。但同時,我想做個測試。
如果你要在治療中途換醫師,比較好的方式是到門診向醫師親自說明並致歉。對我而言換律師也是這樣的,應該要親自向律師說明。親自說了,致歉就好。

 按照老闆的邏輯,我是當事人,我全權負責,我換律師,應該跟律師溝通好了,沒有再跟老闆報告的理由吧?

 向律師告知更換、致歉後半個小時左右,老闆的Line就傳來了(原文重現):
聽說你要換律師了是不是?因為律師打電話問我們,讓我們很尷尬!!今天我們有見面,可是你沒有跟我提起這件事。不是說不能換,可是你要換,你要讓我們知道。如果要換之前的可能要結清。人家也不知道下一步怎麼幫你,之前的人家也不知道怎麼要算算給你。如果是這樣,人家可能就會照行情算了。結果我們是最後一個才知道。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說。

他幫你的那些事情要怎麼算錢呢?因為如果要撤掉,沒有全部跑完的話,我比較建議說他就老實報,你們兩個再談價錢。我真的是太對不起人家了。他的帳可能要重新算咯。你要有心理準備哦,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幫你。所以他的友情價全部算你多少錢?他非常的震驚,你讓我們非常難做人。在社會上走,最好不要這樣。人生還長。

老闆,和律師我是把帳結清才表明要更換的,而您現在是在威脅我您要操縱律師對我的收費嗎?做人不要逼人太甚,您請了您的律師來切割我,要我全權付費,我發現了想換自己的團隊,您發訊息來對我加以要脅。
用您的話來說,您的人生也還長,在社會上走,您確定要這樣嗎?

我的合約,是五年一簽的,第一個五年,是牙姊出生那一年。
我這個感情用事的人,只因為老闆當時一句:”我也是三個孩子的媽,妳不要把孩子放回中部,來我這裡上班!!我保證妳每天可以五點下班接小孩!”就決定定下心來。

我是老闆開診所十年來,第一個合作的醫師,兩年多後,我業績穩定了,她又招募了第二位、第三位整形外科醫師,但明明合約到今年,兩年前,她突然很急地要我們提早跟她再續五年約,也就是說,將約延長至十年。 當時老闆用盡情緒勒索的招式,我覺得很不舒服,錯也錯在我這個人心軟不禁凹,想著老闆前幾年也拉拔我很多對我好,於是就這麼匆匆把約簽了,一邊想著,一個孩子五年就五歲,第二個孩子也是一轉眼就五歲了,簽兩個五年很穩定。身為孩子的媽,我喜歡穩定。
 然而續約沒多久,老闆夫婦就開始提出許多奇怪的苛扣條件,要我們多pulling出來讓他們使用啊、要我們自行承擔賦稅或補稅、要我們分擔這個、從薪水多扣這個那個……讓人更不舒服,看著自己寫的心情筆記,兩年來我常常因為老闆夫婦的言行感到困惑,朝令夕改、說過的答應過的承諾開始沒信用……很多都是小事,但當你開始懷疑一個人的品格時,她做很多事,都會讓妳不舒服了。
然而,害怕衝突,希望世界大同的我,就這樣屈服於情緒勒索者的統御氛圍之中,只想找個角落獨善其身、越發懦弱。

天知道,我只想安穩開刀照顧病人,陪伴孩子長大啊!
算了算了!上下班時間好、這業務耕耘那麼久也有所成績,老闆怪老闆行事逃避猥瑣,忍一忍就過了,沒必要太計較。
妳可以猥瑣,妳可以苛薄,但背信忘義或短視近利呢?
就算不怨懟,但捫心自問,如果自己跟隨的老闆沒有承擔事情的肩膀、如果她的言行讓人徹底對她的品格失望,我,還會繼續跟隨她嗎?

谷底見人心。不要忘記她在妳最無助時跟妳說過甚麼。
這個不念情份的人,妳對她念舊情,她眼裡卻是近利,她是個不願承擔責任的人,不值得妳跟的人。
所以,我開始接受了心理諮商,諮商的原因無他,就是因為怨自己信錯了老闆、跟錯了人,也怨自己的懦弱,怨自己兩年前續了那五年的合約,怨到真的很想把自己簽約的右手廢了。
*然而我是外科醫生啊!這雙手是何等珍貴!!!

妳不要這樣啊!別衝動!!!和她們夫婦談判不是01,只要能談到比0多一些,就算贏了啊!”
Amanda學姊邊開導著我。

而我,則陷入深深的自我衝突之中。
學姊,是這樣,也不是這樣的。

 我一直都是非01的人,或許我可以為了一些事,像是孩子、像是家庭隱忍,但隱忍就是隱忍。我可以因為敬重或喜歡一個人,與他赴湯蹈火;我也可以對一個人不屑一顧,縱使他富可敵國。

我骨子裡,要不就是敬重你與你為友,要不就是看輕你與你不相往來。
我,就是這麼一個愛恨分明的人。
 

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

20180316 瓜哥春酒

右前方是我很愛的製作單位妹妹和節目老闆
 人生很多事是很難說的,我也怎麼也想不到,離開醫院之後,讓人最感到溫馨的科內忘年會/春酒,會是瓜哥的宴席。去年的忘年會是在2016年底舉行,今年因為大家都忙碌,改為春酒。

 


大約有兩個月迴避媒體了,一年才見一次的嫂子柔安看到我竟然驚訝地說:"妳怎麼瘦這麼多!!!???"

我說嫂子您真的有特異功能,我跟您見面也不過兩次吧!!!您真的記得我啊!!!???

不過嫂子真的是個充滿溫暖氣息的人,當我悠悠回說"最近碰到了一些事"時,她順著拉起我的手、關心地說:"甚麼事都不要弄壞了身體,要保重喔!真的瘦好多啊!要照顧自己、好好休息!"

每年都會聽瓜哥說些自己人生歷程中的勵志故事。

瓜哥今年的故事是,他唱包青天主題曲的由來。
"那時候,前一齣電視劇收視率太差,後一齣瓊瑤的電視劇又還來不及上檔,製作單位就想,不然就拍個20集左右的包青天墊個檔。

可是一首電視劇主題曲才放20集!!還要請個歌手來唱實在是太傷成本,所以製作人,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,就臨時call我說,ㄟ幫我唱個主題曲好不好?,我那時人還在外縣市,特別趕回華視錄音。樂團那時候都配好樂了,我記得我就唱了兩次,本來還想可以唱得更好,再多唱一次好了,結果製作單位就說:啊好好好了~沒關係啦就這樣~~~沒想到,包青天一拍下去,就播了230多集!!!!"

 為什麼說起這個典故呢?因為我們這個醫療節目也是。
"本來真的是拿來墊檔的。前一個節目突然喊卡,後一個節目還沒上。製作人俐均就來問我,可不可以幫忙主持醫師相關的節目。我還問她,妳那麼年輕做甚麼醫療節目,有經驗做得好嗎?結果她說,我們想邀一些醫師說說醫院八卦墊個檔。但是我後來做一做,就發現其實健康是大家聊不膩聽不膩的主題,所以就一起討論、調整了一些走向。沒想到,就這麼做了500多集!" 無獨有偶,前年尾牙,及今年春酒,這個節目都榮登同時段收視率第一,在這個節目收掉比做起來多的時代,委實不容易。
 怎樣都想不到,有一天,這群同業會給我回娘家的感覺。
這一天大家見面,知道我case的女醫師,便匆匆上前拉拉我的手、給我個擁抱;學長們則紛紛來找我,跟我分享經驗、給我鼓勵和為我分析。

"好學妹,我在想,同樣的事也會發生在我身上。"
"我們醫院在那幾天也有一個做scope腸子破了。"
"也有病人告了我們醫院一海票醫護人員,大家上法院要叫遊覽車一起去。"
"啊~~偵查庭來了嗎?我知道辛苦啦!(拍拍肩)"
"來啦!抱一下。"
"不要再瘦了,我們在這裡支持妳。要照顧身體喔!"
...........
謝謝你們,也謝謝自己。
因為這個很惱人、不善於拒絕別人、太在意別人感受的溫和個性,我吃了些苦頭;但今天,我看著這些充滿善意和溫暖的、因為我當初試著去擁抱和嘗試而認識的朋友,又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不錯。
我想,人生就是這樣吧!
當你遇見不好的人,提醒自己不要變成那樣;但當你遇見善良溫暖的朋友時,記得這份感動,只要有機會,呵護這份燭光般的小小幸運,在寒冷暗夜裡,將它暖暖傳遞。
 

20180105 上節目

新的一年,開始記錄這一年度的錄影小週記。
2015年11月開始的節目小週記
2017年3月開始的節目小週記

最近流行寫"五年筆記本",以手寫五年小雜記的方式記下五年的心情,小賢姊送了我們醫護人手一本五年筆記,就這麼把它擱在診所抽屜裡,開始我接下來五年的修練。
20180105新年第一錄
從國中開始,每年年底我最期待的事,就是到書店挑一本喜歡的日記本,開始寫下一年度的日記;除此之外,我還隨身帶著一本手記,記錄每天的備忘事項和心情;這習慣一直到了住院醫師時期,小小手記陪伴著我寒來暑往坐捷運的時光,換過一本又一本筆記本、手記本,最後在十年前,開始整理這個blog。
寫日記或寫blog這件事是這樣的,剛開始幾天、幾個月,還看不出甚麼;連續寫個十年的習慣累積下來,就成了最珍貴的回憶紀錄;blog說到底就是寫給自己看的,讓自己看看自己這些年走過了多少、經歷了多少。

20180112 講醫療保險
今天寒流來襲走民俗風,但穿成這樣了在棚燈照射下還是覺得冷。連錄兩集正想喊累,聽到隔壁保仁哥說"今天連錄四集超累";還有瓜哥說:"現在改成一天五集,連錄五集超累"
 被藝人Terry驚呼說:"醫師妳怎麼那麼小隻!!???"

這是之前的文章,最後一次update是2018/1/12。
三天後的醫療意外讓我迴避了所有的媒體曝光機會,就這麼暫別了這群幾乎是每週見面的同事。

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

心理治療


擊潰


這事件固然悲傷,但我更痛心的是,我老闆因為懼怕承擔責任而對我的背棄。第一次進門的時候,我上氣不接下氣,像個溺水者般慌張地向治療師敘述我目前內憂外患的處境。
來,三分鐘,讓我們跟自己相處一下。她叫我坐了下來,穩穩靠著背部,雙臂交繞、右手下左手上,抱住自己的軀幹,閉上眼睛發出低頻的~~~”聲。這是開啟副交感神經的動作,也是我的第一堂功課,一日做三次,每次三分鐘,開啟副交感神經作用、舒緩交感神經的戰/逃反應,有助於緩解我頭痛、緊張等等不適。

這是我們的情緒反應,除了戰或逃(Fight or Flight),妳之前是處於凍結(Freeze)她給我畫了一張圖,上頭波動著我的狀態,因為沒有想到,會遭受上司在情感上的切割或背叛。我們要讓你的狀態,從Freeze下來,或戰或逃都還好,都比凍結好。

就這樣,我開始人生第一堂心理諮商。

國外很流行心理諮商師,在台灣一堂課自費1600-1800/hr,所費不貲,但如果我們相信,生甚麼病、用甚麼藥、看甚麼科很重要,心靈被擊潰時,尋求專業心理諮商,感覺就是正解。

嗯……妳看過甄嬛傳嗎?”我的治療師問我。
?”我不喜歡看後宮劇,因為不喜歡那些厚黑啊、勾心鬥角啊的橋段,不過諮商師出了功課,我這個人最愛做功課,想到妹仔Wing之前跟我推薦過Netflix有給外國人看的六集精簡甄嬛傳,此時不看更待何時。
妳回去看,不過,還負著傷,能逃就先逃吧!”第一堂課大致聊完,她淡淡笑著說,"年後我們再來戰。

 甄嬛嗎?
一個以愛為生、善良聰慧的女人。
一個步步為營,深怕走錯一步丟了性命的女人。
我愛她淡淡說不急時的神情,我愛她的口齒思路清晰,我愛她的信命不認命,我愛她坐上太后的氣度與胸襟。

戰或逃(Fight or Flight)

回到熟悉的值班室床上
 
有些傷,不是靠道歉就能癒合,治療師聽完我敘述近日的歷程,所以,有時候,離開是有效治療的一部分。
但離開不是逃避嗎?我不想逃避。我心思浮動著,說完就後悔了。離開是逃避嗎?還是說,不離開、過著粉飾太平的生活,受了傷假裝自己很好,才是真正的逃避。
 
對於自我,到底是脫離現狀算是逃避,還是維持現狀才是逃避呢?我的治療師靜靜望著我,那樣不發一語的表情,像是看透了甚麼。
 
來。她換了個位置,從我身側,坐到我對面,從現在起,我是妳的鏡像(Mirror)
這個我聽過,好的治療師其實就是在諮詢的過程中,反映妳心底的力量或樣貌,幫助妳渡過生命中的低潮或關卡。我記得精神科學妹跟我說過,這樣的治療可能需要五次或十次,是自我追尋、認知和重建的旅程。
 我覺得,有了孩子之後,我好像就沒有年輕時那麼衝、那麼悍了。總覺得為了孩子,要多一些溫柔,多一些妥協……我邊說著,邊看著治療師的眼神,有點熟悉,又有點陌生。
 有了孩子,該更強悍吧!”她看著我,靜靜的、看穿我似的。
 唉……孩子是理由嗎?遇上這樣的事,我是為了孩子而選擇穩定的生活嗎?還是,因為想選擇穩定的生活、害怕改變,而拿孩子當藉口呢?
 

傷痕

我寫了封信,給背棄我的老闆。治療師要我唸給她聽,不知道為什麼,唸著唸著,我又不爭氣地哭了起來。
https://www.pimco.com/en-us/insights/economic-and-market-commentary/investment-outlook/wounded-heart
每次講到這方面的議題,我的眼前就會出現解剖學課本裡那一顆拳頭大小的心臟我擦著眼淚,我覺得,這顆心上,像是被插進一支匕首,深深地、狠狠地剖過。留下一道綻開的傷。我深吸一口氣,右手伸向胸口,是真的會感覺痛。
那我們……來照顧它一下好了。
照顧甚麼?”
妳意象裡的那顆心。來,閉上眼睛,用妳的專業,告訴我,妳會怎麼照顧它。
它不用照顧,會自己好的。
!妳甘真的是醫生!!??快點!如果妳要病人傷口比較好,妳會怎麼做?”
 我會,大針縫合、再把它用彈繃包起來。我閉上眼,開始想像自己用大牛針大針縫合、接著七手八腳把那顆心臟纏起來。
然後妳會把它放在哪裡?我們找個妳覺得安全的地方放。
放在……保溫箱。像早產兒那樣的保溫箱。下面舖有暖被地那種,上面有暈黃的暖燈。

來,這樣吧!我們想想,妳先生、孩子、朋友給的支持和愛是特效點滴,把點滴打進去。治療師導引著我的想像,然後呢?”
 ~~~發光了~~~”我突然笑出來。
甚麼東西?發光?是小當家那種發光嗎?”
對啊!”我破涕為笑,就像是啊~神蹟啊!光芒穿透層層彈繃,耀眼了整個保溫箱……
好啦好啦!它發光了,那妳有甚麼話要對它說嗎?” 我的治療師用著一個想打我的促狹笑容問我,然而我隨即陷入沉默。
 我其實對它很抱歉。我看著它受了傷,卻一直跟它說妳很強!妳很強!快去戰鬥!!!”然後又忍不住哭了起來,其實我一直沒有好好照顧它。
 是啊!我是怎麼放任妳這樣讓人欺負屈打,悶不吭聲的呢?
然後又是怎麼在妳受傷求援時,要妳再忍忍呢?
 
不要再這樣了。
我們,不要再這樣了。
*左:邊看書邊等李V下診
 
 老師,妳覺得,這傷,要多久才會好呢?我以前會預測開腹傷口十天可以拆外線,二、三週筋膜可以長得較強韌……我站在門口,有點狐疑地問她。
 
妳好得很快,她站定,真摯的望向我,從第一次妳走進來,我看著妳被擊潰的樣子,到今天妳站起來,我們也不過見面四次。
妳是個受過訓練的人,妳,與妳的外科訓練,就足以讓妳成為堅強的人。我不懷疑。她笑著回頭望向我,!還有啊,如果之後有人真寄給妳存證信函,記得把妳的心理治療帳單一起攤出來,讓對方看看她帶來的困擾和傷害。